首页 > 时尚 正文

小鲜肉主播要去戛纳走红毯 视频直播欲突围

2016-05-04

  晨报记者 徐宁

  以前说明星:哇!他们是沙中金;现在,你距离成为他们,只隔着一个手机直播app。简而言之:你认为自己颜值够高,才艺出众,那么就去做秀场主播,积累粉丝和财团,等待伯乐发现你漂亮的成绩单。

  主播这个群体“鱼龙混杂”,大家对此的态度也各不相同。比如郑钧发起的T榜就直接以“不接受”拒绝了主播MC天佑的喊麦作品,但也有一些人抱着欣赏的态度——呐,有人喜欢去巴黎喂鸽子,就会有人在村口逗黄狗。

  不可否认,秀场主播在争议中不断壮大,他们凭借自带的粉丝和财团,线上营销互动,人气财气两旺。如今,他们中的少数又把线上的人气转化到线下,开始向娱乐界迈进。

  记者获悉,咸蛋家主播“长腿二大爷”居然要走上戛纳电影节的红毯。作为一个从主播迈向娱乐圈的新人,他的起点太高,让很多秀场主播望尘莫及,更让曾经起步艰难的新人死于心碎。

  主播文化正在越来越多地占据20-29岁年轻人的生活,理论上随着娱乐圈的门槛越来越低,主播中的佼佼者必然成为娱乐圈的新鲜血液。在业内人士眼中,“直播造星”的可行性和操作性很大,但未能形成气候的症结出在没有能渗入大众的“内容”——主播生产的内容,如同艺人的作品一样。

  请记住一点:一个人去崇拜一个偶像,其实是在利用这个偶像的一些形象,来告诉别人“我是什么样的人”。

  【主播童卓】 三个月实现从素人到网红

  “长腿二大爷”的本名叫做童卓,90后,中戏在读。童卓玩直播的初心,也不过是想多认识些朋友,多培养自己掌控全场的能力。今年2月,童卓开始利用课余时间在咸蛋家正式直播,每次至少2小时:“第一次真正意义获得收入是在大年夜,大概有4000元的样子,当时不只是我感到吃惊,我父母也很吃惊。第一小桶金,当作红包发给了爸爸妈妈还有我的晚辈们,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件对我来说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要跟身边最重要的人分享。”

  短短三个月,“长腿二大爷”的直播高峰在线观看人数多达十几万,所收红包超六位数。也正因为他在直播中的从容表现,让外界注意到了他的颜值、人气、才华和努力,戛纳红毯的机会自然落在了他的头上,童卓也因此实现了从素人到娱乐圈新人的“一步登天”。

  童卓的直播并不复杂:“我经常会表演一些自己策划的小节目:唱歌啦、脱口秀啦、对口型啦,和粉丝连线解答大家生活中遇到的一些小问题,传播一些正能量,分享一些生活的趣事见闻,大家简单快乐就好了!当然,直播打扫房间……其实也很正能量啊!我在北京学习8年了,好多生活中的琐事都要自己料理。以前在家的时候真是被父母照顾得无微不至,来到北京后我才发现真心应该加强生活自理能力。所以打扫、做饭、买东西看似都是琐事,但你不觉得挺正能量么?”

  中戏人才济济,同窗之间的“不同命”无非是差一个机会罢了。直播缩短了童卓成名的时间,打开了他展示颜值和才艺的一扇窗,现在已经有剧组接洽他,也有粉丝在路上认出了他,这在他的同窗中并不罕见,因为早有同班女孩已经先他透过直播尝到了甜头。作为娱乐圈的准新兵,21岁的童卓表现得非常清醒:“两点底线:完成学业;不准任何事对我未来的发展形成诟病。一个目标:要成为直播界的翘(一)楚(哥)。”

  【业内人士】“内容荒”问题已彻底暴露

  心远是尚雯婕的经纪人。今年他和尚雯婕拉来了雷军,打造了一款直播软件,正式进入直播领域。这是2012年他带着尚雯婕从华谊出来之后最想做的,四年之后他做成了这件事,并从推进中看到娱乐圈正经历一场造星方式的变革。作为一家娱乐公司的当家人,心远觉得互联网已经对娱乐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洗牌。

  “第一、直播等于说让老百姓直接消费娱乐,去掉了影视、音乐、真人秀环节,形成人对人付钱。在这个过程中,你发现Ta没有做特别low的事儿,但是Ta同样可以赚到钱,说明有格调、有文化、情商高的人完全有进娱乐圈的资质,只是现在这样的主播比较少;第二、直播的门槛很低,是草根可以逆袭的最好平台; 第三、新人通过直播,让我们知道谁是适合的,我们娱乐公司经纪人会从这里面挖苗子。”

  直播是互联网颠覆娱乐的开始。但是,心远认为能呈现精致内容的主播还是少,虽然某些平台的主播,已经低调地完成一年两千万的流水。遗憾的是,因为内容不够精致,导致一线城市高知、高薪、高素质人群对直播完全不感兴趣,致使把掌握话语权的主流人群排除在直播消费群体之外,就如同网剧《上瘾》的观众不可能是电视观众一样。最终让直播沦为“无聊经济”和“寂寞经济”的产物——这是错误的,也是必须引以为鉴的。

  心远说,直播最终拼的是人才:“其实直播可以有很好的选择,但每个人都在化妆、反串、秀下限就没意思了; 每个人都用自己的情商和网友交流,用他们的关爱得到一些回报也很没意思。我们需要更精致的节目,让有才华的人都能释放出来。对于平台来讲,哪个平台拥有更多有才华的人,那么它就会在竞争中留下来。”

  有数据显示,去年直播平台接近200家,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达77.7亿元人民币。如今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间大约有三四千个直播“房间”同时在线,用户数可达两三百万人次。互联网公司现在关注的只是用户和流量,他们舍得在挖主播上扔进去一千万,舍得给主播优厚的分成,但并不舍得在精致内容上多做投入。如今直播平台多了,同质化的主播多了,行业辅助人才少了,“内容荒”问题也彻底暴露出来——直播造星未成气候前,前路已是阻碍重重。

  【观众构成】30-49岁群体,并未被充分重视

  科班出身的童卓只是直播造星的个例,且因为没有珠玉在前,他目前尚处于摸索阶段。可喜的是,在各种关于主播灰色地带的报道中,童卓有望成为首个以严肃之姿登上主流媒体报道的主播。yy的“mars毒薬”、快手的“王金金”等主播或许比童卓更有人气,但并没有专业的团队去经营和打造,她们一直在打游击,走商演,赚快钱。最近大批女主播被《超级女声》招致麾下,不但未能成功去主播化,最终的结果依然是一场线上主播之间金钱和地位的较量。还有一种是“反其道行之”的直播造星模式,经纪公司签了一百多个帅哥美女,放到直播平台上,与平台分钱,红了之后再回去出演网剧等。而更多主播的内容除了唱唱跳跳奇葩搞笑,就没太多花样,那观众何不去买台点读机,至少“哪里不会点哪里”。

  我们不能忽视这样一组数据:从性别分布来看,关注直播的男性占81%,主要看妹;从年龄分布来看,关注直播的人群以年轻人群体为主,仅20-29岁之间的用户群体占比近半,占到了49%,19岁以下群体占比11%,30-39岁群体占比28%,40-49岁以及50岁以上的人群分别占7%和5%。其中,最有购买力的群体是30-49岁,并未被充分重视。

  纵观直播应用类型,秀场主播多达57.33%,他们有没有善用自媒体?纵观直播内容,美女和游戏成为了移动直播的最主要内容元素,关联度分别为87%和79%。音乐的内容关联度为34%,搞笑的内容关联度为21%,生活为11%。

  以上,能让我们身心有益的太少太少。

  【市场需求】“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主播

  市民张先生前阵子有了一次不太好的直播观看体验。在公众号文章的宣传下,他下载了“红点直播”,里面有很多教学性的直播,如油画教学、旅游管理等等,但是课程非常少,且不能随便观看。你必须先要进入一个群,获得观看直播的密码。首期直播共有一千多人观看,可见需求之庞大。但在观毕一期后,如不缴纳500元会费,群内成员随时会被踢掉,这让老张非常心寒,“尤其是在开放的直播平台还有人故步自封,这是对互联网莫大的羞辱”。

  未来,也许没有人再告诉我们《罗马假日》 是部好电影,Prince和MJ一样牛逼。因为主播并未很好地用自媒体去引导49%的年轻人。直播的战绩看似辉煌,其实在知识的传播力、创作的持续力上,它远远不及公众号。

  我们需要什么直播?主播童卓感到困惑,他除了坚持策划正能量的选题外,尚无明确方向,但他明白:靠颜吃饭终不长久。而作为直播app模式试水者的心远则坚信:未来一定会有专业化的优质内容,一定是平台与特殊人群的商务合作。

  如今,网红“papi酱”已经开始在视频中传播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她用四分钟的时间生动演绎了四大悲剧分别说了啥。庆幸总算看到有网红善用手中的权利去传递一些对年轻人有帮助的东西。希望秀场主播最后也有这样的情怀,如今,直播平台正在向“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主播招手。